<address id="zz1fd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zz1fd"><progress id="zz1fd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<track id="zz1fd"></track>
      <rp id="zz1fd"></rp>
      <thead id="zz1fd"></thead>

        <thead id="zz1fd"><meter id="zz1fd"><b id="zz1fd"></b></meter></thead><listing id="zz1fd"><menuitem id="zz1fd"></menuitem></listing>

          <sub id="zz1fd"><meter id="zz1fd"></meter></sub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zz1fd"><meter id="zz1fd"><var id="zz1fd"></var></meter></nobr>

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zz1f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zz1fd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zz1fd"><meter id="zz1fd"></meter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zz1fd"></thead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zz1fd"><meter id="zz1fd"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zz1fd"><meter id="zz1fd"><dfn id="zz1fd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zz1fd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sub id="zz1fd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zz1fd"><meter id="zz1fd"><listing id="zz1fd"></listing></meter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zz1fd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爆紅的無人值守貨架背后:距離新零售還有多遠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新零售的商業本質不只是開個店、放幾個貨架那么簡單,難點在于規模化背后的精細化運營,更是一場重資本的游戲,“融資能力不亞于共享單車,對團隊的資本要求太大了,因此能夠出來的團隊不會很多,最多兩三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爆紅的無人值守貨架背后:距離新零售還有多遠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30分鐘即可送達的外賣依舊無法滿足“懶人”的需求,辦公室無人貨架則更邁進了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無人便利店大熱之后,寫字樓辦公室內又出現一個個貨架,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零食、飲料和方便食品,用戶掃碼支付即可購買。隨著新零售概念的進一步發酵,比便利店離得更近,比O2O更快的無人便利架開始登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實際調查和走訪,無人售貨架的玩家已經近20家,包括猩便利、果小美、領蛙、哈米科技、番茄、有品、便利吧、七只考拉、零食e家和咕噠獵人等,餓了么則推出了“e點便利”,京東到家迷你超市也已經開始試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短短9個月時間,融資金額超過25億元,一場圍繞辦公室茶水間的戰爭已經打響。看上去與自動售賣機無差的無人值守貨架為何能落地,低門檻的無人值守貨架究竟拼的是什么,對于新零售又有何影響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星期20次高頻消費背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人值守便利架的鋪貨場地多為30人以上的公司。尤其是可以多點迅速鋪開市場的運營方式,這使得眾創空間一時間成了甲方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眾創空間方糖小鎮聯合創始人兼COO楊學濤告訴第一財經,先后有十幾家無人便利架公司來談合作,希望能夠落地辦公空間,包括京東、餓了么。最終他們會根據品類的差異,選擇四五家進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人便利架的新在于終端場景化的消費,在新消費場景里,購買頻次和消費轉化率都發生了變化“從后臺來看,復購率非常高,最多一個人一個星期購買超過了20單。”楊學濤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市場的火熱,無人值守貨架進入辦公室的門檻也在水漲船高。據楊學濤透露,進入方糖小鎮每一個網點需要付千元左右的費用,當然市場上各家的合作方式也不盡相同。對于運營商而言,每個貨架的成本在200到300元左右,背后還包含物流、售后維護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無人便利店相比,無人便利架在運營和資產上都更輕,在有贊創始人兼CEO白鴉看來,無人值守貨架也是一種新的人貨場,其背后的供應鏈已經非常成熟,成本并不高,毛利潤也可以,但問題在于競爭門檻過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單做架子是沒有意義的。”光速中國創始合伙人韓彥告訴第一財經。今年9月份,光速中國創業投資基金領投了以“無人值守便利架”入局新零售的“猩便利”,天使輪就超1億元。“商品要豐富,需要很強的供應鏈支撐。單做架子成本結構很難支撐,想要做強還是要回過去做倉儲、做物流、做數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猩便利的發展規劃中,無人值守便利架只是其中一個觸點。近期猩便利又在上海開了六家便利店,通過貨架和便利店數據的打通,形成更多場景的覆蓋。韓彥認為“無人值守便利架或者新型便利店并不在于有人無人,核心是數據和供應鏈,必須擁有互聯網為首的線上與線下團隊的結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看來,傳統便利店做線下數據依舊是死的,但與此同時新型便利店90%是沒有供貨能力的。所以只有把線上線下有效結合才是最佳解決方案。貨物的采購、供應鏈管理需要沉下心來一點點死磕,傳統便利店在這方面有很強的基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零售場景之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人便利架的爆紅,一方面迎合了零售業改變的契機。即挖掘線下的大型商超、連鎖便利店、夫妻便利店甚至線上的電商,還沒有挖掘到的是工作場景下的隱形零售需求。另一方面也代表了新零售的趨勢,即把線上與線下融合,提高零售鏈條的效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便利店買一份20塊錢左右的盒飯,允許里面的物料成本只有4塊錢,如通過線上線下系統打通、先進技術的應用將成本優化以后,能夠讓20元的盒飯,允許10塊錢的物料成本,這就是升級供應鏈。”韓彥舉例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重背景則在于電商用戶的封頂。“電商用戶超過3.5億網購人群,超過4億的時候是‘不真實增長”,數據上還增長,微信、微博等還在漲,但線上實物電商平臺用戶已經不增長了。同時互聯網實物電商越來越集中在頭部的兩三萬個傳統品牌電商,這也是線上去年年底集中到線下‘搶地盤’的原動力之一。”白鴉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仔細盤算這筆經濟賬則是,全家在中國有2000家便利店,平均每家便利店每個月房租不到3萬元,而每家店每天到店人數超過1000人,平均下來一個UV不到1塊錢。進來的54%的人會下單,平均一個訂單的成本不到2元,在白鴉看來線上已經找不到這樣便宜的流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新零售的商業本質不只是開個店、放幾個貨架那么簡單,難點在于規模化背后的精細化運營,更是一場重資本的游戲,“融資能力不亞于共享單車,對團隊的資本要求太大了,因此能夠出來的團隊不會很多,最多兩三家。”韓彥判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第一財經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轉型革命·重構未來】選拔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來自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如果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您有文章、項目、投資、管理培訓、管理咨詢等需求可聯系管理員QQ:250981476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上一篇 沒有了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可能感興趣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疆11选5计算公式